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[奇男子](1-2)作者:不详
[奇男子](1-2)作者:不详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成人电影网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奇男子
 

 
  194×年,日本米原车站。
 
                (一)
 
  石川大造走出车站时,望着脏乱的候车室的室内,地上躺坐满了形形色色的 人,在等候着坐车或买票,大门口有一大堆乞讨的流浪儿,心中不免的有点无奈 与感伤,这就是战败国的后的景象。
 
  曾经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他,才刚满十七岁就被徵召上战场,在战火和饥饿压 迫下,最后不幸沦为战俘,他也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,如今好不容易回到家乡 故土,看到得却是这凄惨的景象。他很怀疑这几年的战争是为谁打的,难道就只 是为了要满足那些高官的野心,我们百姓就要付出如此大的牺牲?越想心里越不 是滋味。
 
  大造来到车站外的市街上,他的心情更加沉重不安,街道两旁随处可见烈火 烧焦的残垣断壁,空袭轰炸之后留下的痕迹,彷佛告诉他这里曾经遭受过一场大 轰炸,他闭上眼睛乞求神保佑他找到家人。
 
  「喂!不要挡路,快点让开!」一名中年妇人推着手推车,十分不耐烦的抱 怨着,大造让开时心想,战争不但改变景物,也改变了人民的心理。
 
  大造快步重踏上回家的路途,此时,他的心情只能用矛盾两个字来形容,他 很想早点见到家人,但又怕见到他不愿见的情景,这种矛盾心情是很复杂微妙。 
  半个小时后,大造来到了熟悉的街道,如今已变得面目全非,惨不忍睹,看 着从小长大住的房屋街道全部被夷为平地废墟时,这种残酷的事实,让他激动得 落下悲伤的泪水,痴望的站在全毁街道前许久没有移动。
 
  「年轻人,需要帮忙吗?」一位老先生在一旁关心的询问。
 
  大造用衣袖擦掉眼泪,才转过身望向老先生,心想这似曾相识的脸孔,自己 好像在哪里见过他。再仔细一看,他不就是吉本家的老爷爷?才几年没见,他显 得更加苍老了。
 
  大造激动说:「吉本爷爷!好久没见面了,你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健康。」 
  老先生用疑问眼神看着大造说:「年轻人!我认识你吗?」
 
  「吉本爷爷!是我,柳川大造,你还记得吗?」
 
  老先生再仔细的看了一会,才惊喜的说:「真是大造!你长大了,我都快要 认不出你了!」
 
  这是他回来后碰到的第一个邻居熟人,他抱着一线希望焦急的问:「吉本爷 爷,你知道我家的情形吗?若是知道,请你告诉我情形。」
 
  吉本拍拍大造肩膀说:「不要急!你家人都很好,据我知道,她们都回乡下 老家了。现在已经快要晚上了,你先到我家休息一晚,明天一早你再赶回去。」 
  大造得知这天大的好消息,他好想大声欢呼发泄一下,湿润的眼眶差点又掉 下眼泪,说:「吉本爷爷!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,谢谢你的好意,我现在只 想立刻赶回老家。」
 
  吉本老先生见大造去意甚坚,也就不再挽留他过夜。
 
  大造离开了吉本老先生之后,一路上以急行军的方式赶回老家,原想在路上 找机会搭一下便车,可是他走了老半天,不要说汽车就连机车也没看到,完全只 能靠双脚在赶路。
 
  将近七个小时回家路程,大造不到五个小时就走到了,从下午黄昏走到夜晚 十点,一路上几乎没有停下来过。在走过田间小路后,他终於隐约的看到远处微 弱光线,那就是令他牵肠挂肚的老家。
 
  随着距离的缩短,屋舍的形状越清晰,终於走进前门来到大院上,看到熟悉 的景物依然存在,热泪也从眼眶中滑落下来,禁不住的大声说:「我终於回到家 了!」
 
  「是谁在院子里?」
 
  分别了几年大造依然认得母亲的声音,他哽咽沙哑的说:「母亲,你的儿子 大造回来了!」
 
  经过一阵凌乱的叫声和跑步声,大门被拉开,母亲身影出现在门前。春子望 着院中的大造,眼睛睁的大大的,像是被惊吓过度的样子,双脚不由自主微微的 颤抖。
 
  微弱的光线无法看清楚院中的大造,她颤声的说:「孩子,是你吗?」
 
  大造哽咽的说:「是的母亲,柳川大造回来了。」
 
  春子确认是大造的声音后,一声悲鸣,赤脚扑向院中的大造。母子相拥而泣 场面好不感人,随后出现在门口的爷爷、奶奶、婶婶、堂妹都流下高兴的泪水。 
  在母亲、爷爷、奶奶、婶婶、堂妹注视下,洗过澡换好衣服的大造,吃下有 生以来最好吃的一餐饭,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,只是很平常的家乡小菜,却有 着母亲的味道。
 
  春子看着大造吃完所有的饭菜后,什么也没多说就赶着他去睡觉,并阻止其 他人的发问说:「爸爸!有什么话等明天再说,现在先让大造好好的休息。」 
  大造自然了解母亲的心意,虽然他还不是很想睡,但他仍听从母亲的话,跟 所有的亲人道晚安,回到已经为他准备的卧室睡觉。他不是不累,只是心情太过 於兴奋,其实身心早已透支,他躺下不久就沉睡过去。
 
  第二天一早,大造在大厅上与亲人互说这几年的遭遇,大厅上迷漫着哀伤的 气氛。听完母亲与婶婶的叙诉,他得知自己是柳川家族唯一的男性后代,叔叔、 大哥、堂弟全在战场上阵亡了,父亲也在空袭中被烧伤,最后仍不治死亡,春子 若不是对大造还有一线希望,她早就已经活不下去了。
 
  战败的日本社会陷入一片混乱,前一年像是毫无政府的状态,这一年不知饿 死多少人民,连粮食都必须仰赖进口,可见得当时的国内有多凄惨,米价之高是 战前的几百倍,任何物价高得吓死人,好在老家还有田地可以耕种,人口不多, 除了食用还有剩下来。
 
  回到家中的大造加入生产,几个月下来对这现象也大致了解,他趁着农闲的 时候,自个扛着白米到城镇贩卖,每日的行情不一,利润很高,让他赚了一笔为 数不少的钱财,但是做这种事也有它的风险,算是黑市买卖警察会抓,物品没收 事小,严重时还会罚款坐牢。
 
  家族有了大造的加入之后,屋内的欢笑声也逐渐的多了,而公公田尾整天对 媳妇春子念经,要大造早点成家生子,春子受不了,只好跟大造提起这事。大造 却对母亲说,这两年家中还不能增加人口,他必须把握现在加紧增加财富,以后 才有本钱做买卖,结婚生子的事两年后再说,这一年大造他二十一岁。
 
  时光飞逝,大造回到家已经过了半年,大造还不肯结婚的这档事,公公田尾 再也忍受不了,今天趁着大造出门做买卖,将两个媳妇叫到跟前来,给她们两种 选择让她们自行决定:一是大造他立即成婚,二是想办法生下小孩,有了后代, 他就不再管大造结婚的事。
 
  大造结不结婚关二媳妇亚子什么事?这当然有很大的关系,因为她将是那怀 孕的人选,她十七岁嫁入柳川家族,现年三十六岁,还可以再生,以血统来说还 不算是近亲,当然这是田尾一相情愿的想法,至於其它的田尾已管不了许多,延 续家族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。
 
  柳川大造今年二十二岁,在日本这个矮小的民族内,170的身高算是满异 类的,加上外表长得还不错,在当时的社会上可是相当的抢手,因这场战争确实 害死了不少男性,剩下来的不是老就是小,随处可见孤儿寡妇的景象,适婚的女 子要找到好对象很难,高大英俊的他自然成了抢手货。
 
  因为这样大造做的黑市买卖,也一直很顺利,没出什么大问题。他有许多固 定的客源,而这些客户也以女性比较居多,他无需像别人到处去兜售,只要时间 差不多送过去就行了,被抓的危险性降低了很多,这几个月来大造赚进了不少的 财富,无形中也认识了不少美丽的女性。
 
  如同往常一样,大造在晚饭前回到家,洗澡完来到大厅用晚餐,这时才发觉 桌面上多了一瓶酒。当时酒也算是一种奢侈品,平常人连饭都快没得吃,哪还有 多馀的钱买酒喝?他虽然心有疑问,也没多说什么,接着家人都围上来吃饭。 
  他在不知不觉中被爷爷灌了一些酒,没喝过酒的大造晚餐还没吃完,他就已 经是头重脚轻有点醉了,最后他是怎么回房的都不知道。
 
  在醉梦中他感受到一股外来诱惑,温暖包含着他的下体阴茎,不断刺激着他 全身感官,令他有种被燃烧的强烈快感。一阵阵的舒畅感冲向全身,身体不自禁 的自动反应,追求着更大更强烈的快感,直到他再也无法忍受时,阴茎射出一股 浓热的精液为止。
 
  大造一早起来想起昨晚的春梦,是那么的真实和愉快,自嘲的摇摇头,开始 另一天的生活。
 
  接下来的两天,大造的晚餐必定有一瓶酒等着他,大造终於忍不住询问了, 爷爷的回答是:「身为男人必须要会喝酒,你的酒量太差,必须锻练。」他只好 喝下特地为他准备的酒,所以他是每晚必醉,醉梦中做着同样诱人的春梦。 
  直到有一天早起来,他发现自己的胸部上有点抓痕,他才知道那春梦确实是 真的,但会是谁半夜爬上他的床?大造为了要查明白,也不动声色,当天晚餐他 还没醉就先假装醉倒,由母亲与婶婶将她送回房间,让他睡好后她们就离开了。 
  大造有点醉,等着等着就睡着了。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他感觉有人在脱他 的衣服,他眯着眼想偷看是谁这么大胆,只见在微弱的月光下,隐约的看到一位 女性赤裸着身体,是谁太暗了他看不清楚,她正脱下他下身的内裤。
 
  突然下体的阴茎被温柔的玉手套弄着,他心中犹豫不决,是否任由她继续? 心中犹豫不决,身体可没有,一根近六寸长的阴茎,在小手的套弄下杀气腾腾的 竖立起来,这名女子惊讶的说:「咦!今天怎么这么快就有反应?前几天总是要 弄上老半天才会有反应。哇!好像也更长更粗了!」
 
  大造虽看不清楚,但声音却听得出来,这声音好像是婶婶亚子。大造听到后 决定放任她,理由是不该做的也都做了,现在反抗也已经是於事无补。
 
  婶婶亚子双脚一分跪坐在大造的身上,用手扶着阴茎对准花瓣裂缝缓缓套坐 下去,她上下来回套坐几次,花瓣才将阴茎整根吞没。她吐了口气,无限满足的 说:「这个害人精长得人高马大也就算了,就连下面阴茎也这么大,以后不知道 要害死多少女人。」
 
  大造感到阴茎已深入温热的花瓣中,狭小的通道磨擦得阴茎很舒服,他终於 知道男女之间的交合是那么的舒爽。这是他第一次在清醒中的作爱,感觉是那么 的特别,那么的舒爽,难怪以前有许多战友开口闭口都是女人。
 
  亚子开始缓慢地上下运作,每当她身体起来时,阴茎又从花瓣中出现;套坐 下去时,粗大阴茎就这样消失在花瓣中。从花瓣中的通道里传出的磨擦快感,驱 使她开始慢慢加快套坐的速度,爱液从内部如潮水般的涌出,大阴茎不断地在花 瓣中进出,还夹带着「噗吱!噗吱!」的声音。
 
  大造感到越来越舒爽,一阵阵刺激强烈的快感从阴茎传出扩散至全身,为了 追求更大的快感,他开始挺动臀部,让阴茎更加深入。亚子并没发觉大造是清醒 的,以为跟往日一样自动的反应,亚子上下起伏套坐好一会,花办口早已是湿淋 淋的一大片,每次磨擦碰撞的快感冲击全身,都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:「嗯 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噢……啊!好美……」
 
  门外的月光虽然微弱,但仍可隐约的看到眼前起伏不停的人影,大造挺动臀 部,阴茎不断的在花瓣中进出,爱液从内部如潮水般的涌出,还夹带着「噗吱! 噗吱!」的声音。
 
  「噢……好……啊……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亚子 越坐越快,越坐越用力,突然一阵强烈的电击快感充斥全身,她停止套坐下体, 花瓣紧抵着阴茎磨转,头颅上仰,身子一阵颤抖后达到了高潮。
 
  她这一停,大造再也受不了,全身现在有如欲火焚身,他挺身而起,将亚子 掀倒在床上,双手拖住她的玉臀,急忙的摆动着腰部,让阴茎快速的进出花瓣之 中,与玉臀接触时,发出阵阵「叭!叭!」的撞击声。
 
  亚子正在高潮之中,对突如其来的动作无法反应,随即一阵狂风暴雨似的抽 插,将她送入高潮中的高潮,她不由得弓起身发出哀嚎似的呻吟:「啊……我死 了……啊……噢……爽死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亚子承受不了这太过激烈 的高潮,在哀鸣中晕厥了过去。
 
  大造被欲火刺激得双眼如火,不顾已晕厥了过去的亚子,下体的阴茎如加速 的活塞,快速地进出着花瓣深处,来回磨擦通道内壁,真有说不出的舒快感。突 然脊背一阵趐麻,全身有如电击般的趐爽,大造双手抓紧亚子的玉臀,臀部急速 用力地抽送几下后,再全力一顶,射出一股浓热的精液。
 
  大造射精后压在亚子身上,整个人有如登临仙境解脱般的舒爽,嘴中大口的 喘着气,心想这种滋味实在是太爽了!尤其是在射精的一瞬间更是强烈几百倍, 他爱死这运动所带来消魂蚀骨的快感。他很想再尝一次这种滋味,但娇小的亚子 还瘫软的躺在身下不动,他怕自己壮硕的身材压坏她,就抱住她一个翻身,让亚 子躺在自己的身上休息。
 
  过了一会亚子清醒过来,见自已还躺在大造的身上,想起刚才情景,连忙地 想爬起来逃走,可是大造的双手锁住她说:「婶婶!我已经知道是你了,你为什 么要这么做?」
 
  亚子见事迹败露,自己又跑不了,更要命的是他那根大阴茎还硬挺插在花瓣 中,自已一挣扎就像磨墨般的研磨花心,身子就一阵酸麻无法用力,只好将事情 的原委全盘说出。本想说完他必定会生气放了自己,谁知大造不气反而笑着说, 为了要确实让她怀孕,他必须要多做几次才可以。
 
  就这样,大造几乎要了她一整晚,亚子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做了多少次,只知 道一次接着一次高潮,干得她死去活来,全身酸痛无力,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开口 求饶,他才放过她。
 
  大造自从那晚之后,接连几晚都要干得她死去活来才肯去睡。他对女性的心 态也开始转变,看女性的眼神总是带着有色光芒。
 
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8-05-27更新.